对当前社会的一些看法

很多时候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我现在该做什么呢? ”
小时候老师问我们的理想,其实我不记得我们老师有问过这个问题,估计是源于生长于西部偏远山区的小孩,老师也都知道,没必要问这些问题, 只需要让这些孩子老实读书,争取考个大学(如果运气好能够考上的话),再争取找个好工作。。。。

回想起我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真是境遇迥异啊。这也像是中国的一部分缩影一样。宁浩说“我们成长与改革开放年间的孩子, 基本都以追求物质生活为目标,忘记了真正的理想与抱负了”。而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出生于90前后,还在我们念书的时候中国的改革开放都已经快进 入尾声了,一转眼都是进入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知不觉GDP增速都开始放缓了,美其名为结构性调整。

过去的十年里,中国是耀眼的。生活上需要的各种家电都基本家家户户配齐了,互联网也是那哪都有的基本配置。而也正是, 在这个物质生活渐渐完善的过程中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能够在世界范围内拥有竞争力的企业。他们借助于国内这个巨大的市场, (想象一下,十年以前谁有手机?现在谁没有手机?)和廉价的劳动力成本,以及海外留学归国人才所带回的技术迅速壮大。这不是某个个人所推动的, 仅仅是时代的必然产物。

那么现在呢?一句话”寡头经济“。无论是传统实体经济,亦或是新型科技行业,都出现了大公司垄断的局面。虽然我们称自己为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但其实现在就是资本主义当道的时代,你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进入胡润富豪榜的前列, 但是你看不到人均收入的提高。因为资本主义的核心就是剥削,上过基本的马列经济的同学应该不会陌生,资本家每天不干实事, 那他账户上的钱为何会越来越多呢?因为整个产品的生产研发制造运输销售都有一个完整的网络,这个网络中我们的普罗大众扮演着其中每一个微不足到 的螺丝钉角色,拿着能够维持温饱的收入,勤勤恳恳的付出。而这个网络所提供的商品又会被普罗大众用微薄的薪水所消费,实现一个循环。

那么这些资本家呢?他们拿着这么多剥削而来的社会财产干嘛呢?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他们想干嘛就干嘛。。。。。”

虽然国内的整个风气被塑造为提倡勤俭节约(不过是为了维持社会稳定罢了),但君不见国外的中国富豪们怎么生活吗?我想这个真的不用赘述。

韩寒曾经接受NHK采访时说“如果每一个曾经一无所有的人成为既得利益者后能够不抛弃最初的理想和原则,那么社会就会进步”

最后做一个总结吧:当前经济形势下,除非国内出现一次大范围洗牌,整个国民的幸福指数才会真正提升。虽然洗牌的过程会比较艰难, 但是不经历这个过程,既得利益者只会越来越强,寡头越来越大,剥削越来越严重。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我现在该做什么呢?”

要么回到一亩三分地里与世无争,要么投身于“洗牌”事业。 决不谋求做一个简单的既得利益者。

做一个有态度的愤青,我的理想是“世界和平”。

有人问:

“简单说一点。。资本家们拿着钱还真不是想干嘛就干嘛。。保值增值的问题永远是困扰,再一个资本家并不是什么都不干财富就增加。 什么都不干绝对会加速贬值。他们干的事是投资,盘活社会经济,同时承担投资失败的风险。。所以他们拿走大部分蛋糕是理所应当的。。”

我的答复:

资本家的对于增值和保值所做的努力当然无可厚非,然而我们要看到的是,平衡很重要。如果既得利益的资本家保值和增值的难度小于新兴企业崛起的难度, 那么“资本家”的位置将不会更迭,穷人还是穷人,富人还是富人。 如果把争抢蛋糕比作一个游戏的话,那么争抢的人是社会上的每一个我们, 而维持秩序的应该是政府,政府应该保证每个人拿到蛋糕的难度相同。 而这虽然本来就不简单,但是起码应该看到有人在为此而努力。

(改革开放初期,全国农业生产为主,农业支援其他行业,中西部的农民在种地满足自给自足后还需要上缴粮食给国库,用以满足其他行业的生产, 就像我们的父辈,他们在最艰难的时候在帮助国家,但是当其他行业开始不需要农业补充的时候,城镇化脚步加快的时候,国家有想到曾今的农民吗? 除了进城务工以外还有其他出路吗?从事最基础而低薪的行业,然后他们的后代还要靠努力学习,当一个“技工”。这不公平,很简单的道理)

当你看到深圳本地渔民坐拥十几套房产的时候你会发现,国家的一个政策(设立特区)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对一个地域的经济发展, 哪怕当地人不需要多大的努力就可足以让你奋斗终身难以企及。

但是为什么?新中国难道是深圳人民打造出来的吗?我觉得这样不好,我们应该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不是认命,我们不是要搅乱社会,更不是要造反, 要的是人人机会平等。不要告诉我这tm的多么不现实,如果你认了就是不现实,但是你不认,就还有可能。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2016年7月17日14:46

qiangp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