谄媚是通向金子塔上端的唯一通道吗

初期答辩被选中去参加校级答辩,其实就是学院内的每个班选一个人去让三个老师检阅而已。可是搞得似乎很隆重一样, 相比其他不用校级答辩的同学,我们还必须制作ppt来演示自己的项目。进入正题: 按班级来的所以我排在第六个,前面的同学有的是做实物有的是做仿真,有的ppt花里胡哨,有的中规中矩,不过统一的结果都是被老师批的体无完肤, 只有连连点头乞求原谅。答辩之前,没有谁告诉过我们到底应该说些什么,所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到那里呢还没等你说话就问你 “你的工作量是什么, 任务指标是什么?”。好啊,我就说我的工作量啊,可惜他们听不懂原理类的东西,当我讲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的时候他们只有加快的催你说 “你具体的工作是什么啊?”。被无情的打断说话我会很开心,至少基本的尊重是什么知道么? 所以你就向他们说你的具体工作是什么, 比如我告诉他我会去弄懂这个算法然后拿来用,或者改进,他说这是什么鬼。根本没有工作量么。瞬间无语。然后我再次向他们解释一些原理性的东西, 他们开始找另外的话题了。。。“你这个东西市场上早就有了啊,说不定还比你做得好”,我有说我做的这个东西市场上面没有么, 你真的知道市场上的那个和我这个的区别么,美国造了原子弹为什么中国还要造呢,为什么不说人家已经有了,何必再做呢?

辩论变得异常的激烈,一开始还一脸淡定的老师开始坐不住了,“你知道么?你今天完全像是在演讲!”像演讲有错么, 向别人展示自己的东西不是演讲是什么呢?是应该唯唯诺诺,俯首称臣么?还是要再一次显示你们比我厉害呢?呆在学校里面做一个教授, 不知道学术上做出成就,整天靠在学生面前耀武扬威,握着手里的一支鸡毛挥来挥去。 结果很简单,初期答辩的评语就是

转眼到了最后的论文答辩了。听说答辩过不了就要进入第二次答辩,去之前指导老师还说态度要端正,我心想也是, 毕业这个阶段还有很多事情真不想搞得那么麻烦。不过好像学不会摇尾巴的我是得不到好结果的。最后的答辩是16个人一个组,按顺序上去讲, 讲完以后老师提问题。我们这个组有几个都是我和一个指导老师的学生,所以做的东西基本都是基于opencv,一开始上去的同学做的是手势识别, 最后实现得不怎么样,反正我没有看到有程序,只是有几张程序运行的截图。他自己也说了最后一个功能自己能力不行所以没做出来。 这时候老师来个“为什么要用opencv啊,不是还有其他的库么,功能不是更强大么?”同学说商业库需要钱啊(话说指导老师就是让我们用opencv, 当然我觉得opencv和其他商业库完全没有可比性)。“那就让老师买啊?”“这点钱还是有的吧?反正手下几个学生都要用啊?” 真不知道我们指导老师和你有仇还是什么,不过话说回来你觉得学校里面做毕业设计用得上商业图像处理库,本来opencv就是偏向于做科研, 因为是开源的,非常适合用来在学校里面做毕业设计用,而且即使功能上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不堪, 看着一群不知道自己在谈论什么的人在那里说opencv也是够了。

接下来的是一个做图像拼接的同学,图像拼接原理就是把一些碎片图像,依照其轮廓上的角点进行匹配然后拼合在一起,所以会涉及到角点的寻找,匹配。 其实同学讲的还可以,至少我是听懂了,不过对于他最后的实现我也是醉了,就拿了一张图截成两半,截的时候是用的规则的锯齿,然后再拼合在一起。 哎,你也是真的挺厉害的。不过老师当然也有点不满意说,“你的例子怎么这么简单啊,好歹拼一个复杂的啊?”同学当然这时候要低头了, 毕竟自己估计本来就做不出来,找了几个截图充数,能过就好了。所以就没什么反驳的。这时候另外一个老师说话了“你知道全景照相么?? 人家那么复杂的都做出来了?”。你知道你是在打你自己脸么?那个是一个相机旋转,所以拼接的时候是依据相机拍照时的位置信息, (因为相机是标定过的)可以找到投影关系,最后拼成完整图像。采用的原理完全不一样你可知? 那么怎么着也该说我自己了吧,做的疲劳驾驶检测,基本原理很简单,人脸识别,人眼状态识别。 人脸识别由于opencv自带训练集所以我并没有自己去训练(当然这成了后来制约我程序速度的一个重要原因),人眼定位也是有自带训练集, 所以我的工作主要还是人眼状态的确定,一开始还想过说睁开眼睛晶状体是一个圆,可不可以去hough检测所在区域是否有圆来界定, 然而因为没有谁会把眼睛睁得露出所有晶状体,会遮住一部分。所以也就告败。又想能不能检测白色像素点和黑色像素点的差值, 结果因为需要遍历整个眼部图像,还牵扯到说阈值的设定,就放弃了。最后指导老师提了个建议说找轮廓然后计算外包矩形。当然这被证明非常有效, 于是我就采用了。所以整个程序的各个部分就基本实现了,只需要融合在一起就好了。

然而前面说到的由于人脸识别为opencv自带训练集,所以每次决策(adaboost)都会花费较长时间,即使我每一帧能够很准确的检测出人眼的状态信息, 但是时间不允许我马上捕获另外一帧去进行计算,所以就没有实现真正意义的疲劳检测。(这当然成了他们用来驳倒我的唯一利器) 答辩老师当时提的唯一一个还算靠谱的建议“你可以不用每次都去检测人脸啊,驾驶员不会动来动去。”。对没错我可以在检测到一次人脸以后下一次, 就直接去检测上一帧人脸区域,如果在这个区域找不到人脸再检测整个区域。没错这是很好的建议。但是重点是,别人说话的时候认真听好么? 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在我balabala把ppt讲完以后提问题的环节。然而在我讲ppt的时候他们却在看论文(事实是他们根本就没听, 原本应该是论文评阅环节的工作为何要放在答辩环节来做?这是什么制度?)我在讲东西好么,同学在讲东西好么?如果不需要听, 为什么还要答辩这个环节?直接提问好么?

所以压不住火气的我说了很多比较过激的话,老师问我“市场上已经有类似的产品了啊”,(心想为什么每次老师都喜欢问我这个问题) 我说“我又不拿去做成产品商业化”他们顿时语塞,不过也气上心头,遂又问我“你摘要部分写的什么鬼?” (摘要里面我有一段介绍opencv的话‘这是一个开源的计算机图像处理库,他包括了一些。。。。。’,老师认为不应该用‘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用了一个‘他’也会死人,论文是应该严谨,这是科研的态度,但是不应该是在这些东西上面,而是实验数据,实验原理。 老师遂直接说“这根本不像一篇本科论文”(按照你们的标准写出来的不都是些八股文么?还有论文一说?看看真正的论文需要说必须写多少字么?) 我说“我又不拿去发表”。 所以结果可想而知,二辩。 不过评语倒是耐人寻味

看着怎么感觉都像是赞扬呢,心里暖暖的。 “所以我要不辜负老师的用心好好准备第二次答辩?” 这就是你们的惯用手法么,打了屁股还要给糖吃?那么多最后临时充数的毕业设计都能过,而我需要二辩,我也是真的醉了。 你不要说,我一开始还真的想要铭记老师是为了你好,为了让你写出更好的论文,估计从小到大的教育告诉我的吧。但是难道做出那样的选择, 不是他们一时泄愤么,我态度不好怎么了,难道最后我就要为你的泄愤买单么。老师又不是傻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对他们不是那么的谄媚, 他们会让我二辩么。 对文中涉及关于opencv以及图像处理方面的有何不认同的东西请不吝赐教。 关于个人情况的说明(学校 神技大学,专业,机械设计)。

2015/6/9 清水河

--------------------------分割线------------------------------- 文章里面提到我的那个疲劳检测程序不能做到连续捕捉进行计算,当时我所归咎的原因是说使用了opencv自带的训练集而没有自己训练所造成的。 经过答辩后自己再看了程序,做了修改测试发现,可以通过提高滑动窗口的大小来在保证准确率的情况下大幅缩短人脸识别的时间, 答辩老师说得记住上一帧脸部区域在下一帧使用我也尝试了,也有助于降低时间。因此可以实现连续捕捉了。 大家在看了文章之后给了我很多建议,我很感谢你们。 以后我会选择更加冷静和理智的方式去面对遇到的问题,与大家共勉。

2015/6/10 清水河

qiangpeng.org